忍者ブログ
定期清空
Posted by - 2019.12.11,Wed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osted by No Name Ninja - 2008.11.28,Fri

猴子不該學人類寫文章orz


  • 主線是以SD進行…因為跟阿狗說故事說的很開心,於是產下了這一篇
  • …我知道我沒抗品T T
  • 我知道BUG一定超多,請大家無視…T T 謝謝大家忍受我的囉嗦,那故事開始。




Sam在八月中旬時收到了這麼一封E-MAIL,標題是"最誠擎的邀請" 如果不是注意到寄件人的名字,Sam就要把它當成垃圾郵處理掉。

事實上,對方會知道這個e-mail讓Sam感到有點驚訝,這信箱平日只用來處理他在Google上訂閱的關鍵字,用來幫助他判斷哪些會是他們需要處理的工作,Sam沒有讓Dean知道他一直利用電腦來幹這些事,因為他對這種東西總是有點排斥。

他習慣用爸爸教他的那一套來行事,Sam知道這樣能讓Dean感到安心,這是他們的默契。Sam知道自己也許會嘲笑Dean的那些錄音帶,但他從來不是真 的介意聽這些老掉牙的搖滾樂,Sam自己根本也沒所謂喜歡的音樂。能哼得上幾段的都是這些代替搖籃曲陪伴他長大的錄音帶。那對Dean來說也是一 樣,Sam不會說破這些,他通常是放任Dean維持現狀。

Sam抬起頭,越過旅館的小茶几,Dean正抓著一頭雜亂的頭髮,打著哈欠並且漫不經心的往浴室走去。Sam直到Dean消失在他的視野裡,並;確保聽到浴室裡傳來的水聲後才讓自己的注意力回到螢幕上,他移動滑鼠點開了郵件的主旨。

【最誠摯的邀請】



親愛的溫家兄弟:

  Supernatural將於第五季完結,我認為你們比誰都還有資格一起參與這個結局,在此獻上最誠的邀請。詳情如附件。

附註:一切旅費將由我們負擔,



Eric Kripke



Sam打開了檔案,附件裡大抵上是說明一些日程、地址、還有一個附上密碼的戶頭資料。的確是跟垃報郵件沒兩樣的東西,Sam下了結論,但戶頭裡的那些錢讓他有些掙扎,那錢顯然比預估的旅費顯然高出了許多倍。

「Sammy」浴室裡傳來了Dean的聲音。

Sam起身走到了浴室門口,門板不是完全掩上的,Sam能在蒸氣裡看到那些水滴從他哥哥的背後滑落到後腰,Sam強迫自己將視線往上拉「怎麼了?」他平靜的問,並在心裡祈禱自己的語調裡沒有透露那種急燥的渴望。

Dean沒有轉過身,只是不在動作,然而他背後的肌肉讓Sam看出了他的瞬間僵硬。「我的背包,忘在車裡」Dean說,而那足夠讓Sam明白他的意思。

「我去拿」Sam若有所思點點頭,在轉身離開時將門板帶上。他強迫自己不去多想在門完全掩上前的那一刻Dean的回頭是因為失望還是因為鬆了口氣。

Sam在拿背包時,順便在停車場的咖啡攤販帶回兩杯咖啡,下意識的想也許Dean需要多一點獨處的時間,他打開房間門,Dean穿著乾淨的內衣跟短褲坐在筆記型電腦前,髮稍上還帶著水珠。

「……我帶了一些咖啡」Sam感覺到必須說些什麼來打破這種沉默的尷尬,那讓他感到有些無力的挫敗。

「謝啦」Dean淡定的回答,視線並沒有移開電腦螢幕。想起他之前停留的畫面,Sam很確定Dean並不是在瀏覽什麼色情網頁。

「也許只是一些…惡作劇」Sam說,但並不是很明白自己在解釋什麼。他看著Dean移動著滑鼠,螢幕的藍光反映在他臉上讓他看起來有些蒼白。Sam不確定是不是錯覺,但他覺得Dean似乎瘦了一些。

「一些垃郵件…」Sam嘟囔著,Dean點點頭,看起來似乎在回應他,不過Sam明白對方根本沒在聽他說話,Sam放棄這些沒有意義的對話,走近茶几把咖啡遞給Dean。「你知道現在秋天Dean,至少擦乾你的頭髮」

應聲似的Dean抓起掛在脖子間的毛巾胡亂抓著頭髮,在Sam想坐下時,不著痕跡的移往床邊,在背包裡裡翻找著乾淨的衣服。

Sam苦笑著看Dean套上T恤,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沒有因此而受傷的樣子,他知道Dean背對他的原因是沒辨法忍受自己弟弟難受的樣子,不過Sam並不希望那是Dean妥協的原因。

「Sammy你還愣在那邊幹嘛?我們準備出發了」Dean在拉上褲子拉鍊的同時翻找著他的格子襯衫。

「但我們還沒有找到下一個目的地」Sam不解的皺起眉頭。

「我回了短訊,說我們會如期赴約,Sammy」Dean穿戴整齊後給了Sam早晨以來的第一個視線交會。「首先我們得去弄些安全的証件」




------------------------------------------------------------------------------------


當所有的事終結之後Sam的能力並沒有隨之消失,在允許的範圍內使用能力使狩獵變得相對的輕鬆,那大幅度的提昇他們工作效率,Sam心理想也許這可以讓他 們有更多的時間享受自己的人生,然而Dean總是迫不及待的投入下一個工作,比起狩獵,Sam發現他們花了更多的時間穿梭在公路之間。

Sam原本不在意這些事情,他現在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跟Dean相處,完整的Dean、活著、夜晚在他身旁平順的呼吸、不再顯得突兀的搖滾樂;沒有黑犬、沒有惡魔交易、沒有天使。廉價的旅館跟因為開車而僵硬的肩膀與這些比較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

然後而就在他們解決在酒吧裡販賣自己血液的吸血鬼時,Sam開始注意到Dean的不對勁。

那是件比想像中的輕鬆很多的活,事實上他們在白天的時後到達那個小鎮,在下午時打聽了一些瑣碎的情報,在九點以前,他們已經逮到了那名年輕的吸血鬼。顯然成它為吸血鬼的年齡跟他外表的年紀差不了多少。

Sam解決它的時後,還是午夜十二點前的事情,預訂的計劃是回到旅館好好得睡上一覺。但Dean卻拉著Sam一路又開了五個小時的車,在日出前到達另一個傳說有狼人出没的城市,Sam直到這時才開始注意到Dean的焦躁。

接下來的事情發展就跟以前一樣,Sam嚐試要跟Dean談談他的發現,Dean否認,Sam堅持。

「得了…Sammy,這沒什麼好說的。」Dean在加油站的雜貨店裡給了Sam最後一次的正面回答。剩下的只有沉默,儘管Sam努力嚐試,但只要提起這檔事,Dean便會皺起眉頭什麼話也不說,直到他們開始下一個話題。

然而Dean顯然順從了Sam的建議,旅途慢了下來,Dean開始討好似的徵求Sam的意見,主動提議在正統的餐廰用餐,他們開始在情況允許的狀況下住在 等級比較普通的商務旅館,Dean甚至在他們必須獨自行動的時後刻意提早回到旅館,Sam知道Dean在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歉意。

雖然不曾說出口,但Sam的確在心裡期望他們能在事情終結之後過上好日子,但他對Dean那種”滿足Sammy的任何願望”的態度感到無奈,也許還帶點不耐煩,他真的不想顯得咄咄逼人,但有些事情…他就是沒辨法不搞清楚,而Dean也不該用這種方式逃避。

「Dean,讓我們把話說清楚」Sam在一間公路旁的箱型餐廰裡,將自己塞在商邊的塑膠坐椅裡,座位小的幾乎讓Sam膝蓋必需緊挨著坐在對面的Dean。

「嗯?」Dean應聲時,正扯著脖子打量櫃檯的服務生,Sam一眼就看出對方只是在演戲。

「你在煩惱一些事情…」Sam希望自己的話聽起來能更誠懇且有說服力「而你不願意跟我說」肯定句,他不想給Dean認何否認的機會。「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

「Sammy」Dean打斷了Sam獨自在心理進行過好幾次的演練對話,老實說那讓Sam有點意外,原本在他劇本裡的前兩頁,Dean連看都不會看他一眼。

Dean嘴角帶著一種玩味的笑容,Sam熟悉這個,那代表著Dean準備從防禦模式進入攻擊模式,並且隱含著、危險、別再惹我等等的警告意謂。「不准再盤問我,也別玩陳訴案件之類的招術,我不知道你在那見鬼的大學裡學了什麼東西,但我他媽的不是你的當事人」

也許Sam的確像Dean說的是個Bitch,或隨便什麼的,但Dean同時也是個頑固的混球,他才不會輕易退讓。「你可以揍我,Dean,然後我會當作這表示你已經準備要跟我好好談談你的問題」Sam說話的時緊繃著上半身,以作好迎接拳頭的準備。

Dean並沒有動手,只是皺起眉頭沉默著。Sam猜想他們又要陷入以往的僵局,但Dean看著他的神情有別於以往的不耐煩,而是帶著一種困惑;就好像Sam是一個解決不了的案件或是一個謎。

Sam正想說些什麼,Dean卻忽然站了起來,狹窄的座位讓他險些被Sam的腿絆倒。「Dean?」Sam試探性的出聲,但Dean只是在整理好腳步之後,頭也不回往店門口走。

Deam的走得又快又急最後消失在通往停車場路上的轉角。Sam只來得及在Dean撓過他身旁的玻璃窗時,補捉到對方臉頰上的紅暈(也許是因為真的很丟 臉?);這狀況讓Sam有點愣住了,逃避是家常便飯沒錯…但逃跑可從來不是Dean的作風,也許他真的該考慮一下詛咒這個項目。
------------------------------------------------------------------------------------


…此文甚白Orz
大至上是為了滿足我的惡趣味…怎麼辨我少女了,為什麼要少女呢?不能人妻嗎?orz反省之

我忽然才意識到,這只是篇惡搞文我是在這裡扯什麼orzIS

------------------------------------------------------------------------------------

在那之後Dean便躲著自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

 

他們一天幾乎二十四小時都在一起,但Dean還是找到了方法不著痕跡的躲避著自己;最顯莫過於眼神的交會,他們如同以往,睡同一個房間、一起用餐討論案情,但除非必要,Dean幾乎不會看著Sam說話。

 

前往加拿大的路途中,他們在撓了好些路去找幾件簡單的活,調查、挖憤、撒鹽然後點上一根火柴,這些再熟悉不過的步驟。夜晚裡焚燒屍體的火光照映在Dean若有所思的臉龐上「只是些渡假前的準備工作」他嘟囔著。

 

Sam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這種贖罪式的信念是存在於他們之間的默契。

 

他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來到邊境,Bobby在那裡等著他們,DeanBobby照顧Impala,少數幾個他能放心把女孩交付的人,他們向他借了一輛福特,大部份的武器全留在車上了,只拿走了匕首(藏在車子的座底下)一桶聖水、鹽巴,以及幾把銀制的十字架。

 

「孩子們…」Bobby在他們準備開車離去前,拍了拍照駛座上的車頂「我知道這聽來有點小題大作…但…你們會回來對吧」

 

Dean先是愣了愣像是沒有預料到這個問題,Sam的角度看不見的表情。

 

Bobby,我的女孩就暫時拜託你照顧了」

 

Bobby似乎是接受了這樣的回答。他退後一步並把帽子壓得更,目送著他們離開,Sam視線在他的哥哥臉上,以及照後鏡裡的Bobby遊移,試圖理釐清這種微妙的氣氛。

 

最終那名在他們心目中僅次於父親的人物消失在車子的照後鏡裡。



PR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ame :
Title :
E-mail :
URL :
Comments :
Pass :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rackBack URL
TrackBacks
最新コメント
[09/28 Timeroamer]
[04/18 哇]
[04/18 哇]
[04/02 小風]
[03/25 吸一]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最古記事
(07/28)
(10/01)
(10/01)
(10/03)
(10/14)
カレンダー
11 2019/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アクセス解析
Template by mavericyard*
Powered by "Samurai Factory"
忍者ブログ [PR]